阿米尔·汗:我从不主动选择讨论社会话题的剧本
2019-07-24

    在阿米尔·汗出场之时,现场难得的有了鼓掌欢呼声,这种景象是少见的:阿米尔·汗或许是唯一一个,能在中国收获如此多影迷的印度电影人。阿米尔·汗对于中国影迷来说,他的《三傻大闹宝莱坞》《我的个神啊》《地球上的星星》等影片,早在《摔跤吧!爸爸》之前,就已成为印度电影的代表作。在“大师嘉年华”论坛现场,阿米尔细数了他的成长经历。与电影的缘分开始于短片《偏执狂》,在其中他担任了助理导演、出品人等多重身份,自此逐渐燃起对电影的热情,不过出生于电影世家的他,早期并没有得到家人的支持,许多家人都劝阻内向的他不要从事演员行业,反对他踏入这个变数巨大的行业,而是希望他成为一个工程师。尽管如此,阿米尔仍然从八岁起就间断性地参与进各式电影创作中,与电影的缘分、制作电影时获得的兴奋和激动是他最终确定坚持电影生涯的原因。他与电影的一生羁绊也从此开始了。阿米尔·汗表示,当自己收到一个剧本时,并不会试图让这个角色变成自己,而是让自己变成角色。所以我通常会花4-6个月来准备一个角色,同时更多会选择从导演的角度讨论角色,主动与导演讨论导演心目中的人设。“演员需要变成角色的大脑,演员应该完整地理解这个角色是怎样的思考,一旦我理解了这一点,一切都迎刃而解了。他的体形,他的言辞,他说话的方式,一切的一切我都会考虑,包括他的经济背景,他的职业,他童年的成长环境等等,我要思考这些其他隐藏的方面,这些都有助于我塑造角色,一切都要以角色的角度去思考。”社会问题不是选择剧本第一要素阿米尔·汗近些年来一直被国内许多观众视为印度社会问题的反映者。在论坛上,阿米尔·汗自己也提及,有很多人询问过,为什么阿米尔哈选择了大量的社会现实方向的剧本。不过他坦言自己并不是主动去选择这样的剧本。他认为作为一个创作者,他最主要的责任是对观众负责。让观众感到快乐是他的职责。阿米尔·汗说,当观众买票进电影院,更多是希望能够非常休闲地度过一段时光,而不是来接受教育。而他自己选择剧本的第一要素,是被故事所感动,而不是故事所反映的社会问题。他认为,某一类的人才能导出某一类片子。同时他也有选择一些与社会问题不大的影片,更多的是在试图扩展自己表演历程的可能性。(《三傻大闹宝莱坞》)阿米尔·汗说自己是个颇为完美主义的人,相信有希望,也是积极乐观的。这也表现在了他的作品中,阿米尔·汗的作品有许多都是大团圆结局,而就这一点来说,他表示自己喜欢圆满的剧作。快乐的结局和悲伤的结局都是可以被接受的,但所有的结局都应该在剧情架构上呈现出圆满和合理。当剧情线直接被收拢到极具,反映出合理的结果,那么这样的结果就可以被称之为圆满,它可以支撑电影的核心。(《摔跤吧!爸爸》)不过,既然选择了一些关于社会问题的影片,自然而然就会面临一些压力。有声明和倡导,就免不了会有不满和反抗。但在阿米尔·汗看来,作为在创作路上有着雄心壮志的人,必然要有所准备,也不应该为此止步。“肯定会有人不同意,肯定会有人跟你对着干,但是只要在你心中知道,做的这件事情是对的,我相信我做的事情,那就应该坚持。”以爱撬动沟通作为电影创作者,他认为表达的方式也同样重要。“带着爱的诉说方式”是他沟通的窍门。“我有一个电视节目,每周也是在讨论这些社会问题,比如虐待儿童这样的事情,这些问题都是我们这个社会很多年都经历的问题,都经历的问题。如果我带着情绪、个人的愤怒,去谈论这些问题,观众的接受度可能不太好,所以我自己首先要融入到其中。带着爱去谈论这些问题。(电视节目《真相访谈》)“人都是有缺点的,听的人怎么反映,取决于说的方式,当你在评头论足的时候,那听的人也自然难以接受。”他以他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补充这一观点:在阿米尔·汗的成长过程中,他的母亲是非常重要的存在。“在14岁时,我打少年组的网球,取得了很好的名次,当我比赛的时候我妈妈非常担心我,比赛完之后她非常激动,想知道我赢了没有,我通常都会赢,所以我会说我赢了。有一天我回家的时候,她说你怎么了?我说你给我个拥抱,我们坐在一起几分钟之后,她说输给你的那个孩子,他可能回家之后,也会跟他妈妈说他输了,他的妈妈也会很难受。”对少年的阿米尔·汗来说,这是一件非常震惊的事:少年的他还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。“我震惊于我的妈妈会想到那个孩子的妈妈会伤心,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很多次,所以这就让我意识到我的妈妈有一种非常稀有的能力,她会关怀别人,她会本能地想到那些人,因为她的孩子输给了我,这对我的影响很大。”“长大后这种想法影响了我,所以我第本能就是去思考,其他人会有什么样的感受。如果我跟你说一些事情,我虽然不同意你,但是我也会设身处地为你着想,我会想到原由是什么,我第一反应是不要伤害你,这就是我的性格。在我跟别人交流的时候,不管是交流什么主题,我都不想伤害别人,这是我的第一个反应。”这或许和普通人想象的阿米尔·汗不同,也与我们所熟悉的社会话题讨论方式不同:没有伤害没有尖锐的价值观互相攻击,没有社会价值理应有的沉重。但这确实阿米尔·汗电影的永恒标志,是老套的,却也是所有人都会认同的:爱与快乐。-END-